張興勛:在非洲跑出“紫金速度”

2019年09月25日 8:31 2388次瀏覽 來源:   分類: 地質礦業   作者:

導讀: 時間是最好的見證者:從2018年1月進入非洲,一年半時間里,張興勛90%的時間待在施工現場,最長的一次在非洲連續工作了260天。

車曳著黃塵,在凹凸不平的土路上顛簸。

經過30多個小時的漫長旅途,跨越大半個地球,張興勛終于踏上了剛果(金)的土地。

車窗外,天青如洗,低矮的茅草房旁,三三兩兩地蹲坐著慵閑的黝黑膚色的婦孺……

從中國到非洲腹地,異國風情并未給張興勛帶來太多的新奇感。

工作中的張興勛(中)

 

此際,面對這片充滿希望而又籠罩著瘧疾、暴亂的“陰霾”的土地,對陌生環境、未知事物的本能敬畏和建功立業的強烈愿望交織在一起,令他久久不能平靜。

即便曾經走過“天路”、征服過雪山,但張興勛明白,相比過去駐藏8年的外派生涯,這一次的征途必將更加艱辛。

他更加明白,非洲作為紫金礦業集團國際化的重要投資地,聚焦著全球市場、輿論的目光,公司托付給他的是沉甸甸的信任和期待,他不能有退路!

時間是最好的見證者:從2018年1月進入非洲,一年半時間里,張興勛90%的時間待在施工現場,最長的一次在非洲連續工作了260天。

時間也必將向奮斗者慷慨饋贈:在科盧韋齊二期銅鈷回收項目9個月試投產、4個月后打通全部流程的奇跡中,張興勛發揮了主力軍的作用。

初到剛果(金)

3月的剛果(金),被潮濕悶熱的雨季所籠罩。

按照工作分配,除了分管濕法項目建設,張興勛還承擔著與自身專業知識有差異的浮選、火法冶煉生產。

他已經負責過3個濕法冶金建設項目,憑借20多年豐富的工作經驗,似乎一切駕輕就熟、按部就班。

但一項從總部來的重大決議打破了這片寧靜——

2018年3月23日,紫金集團董事會基于對國內外市場機遇變化的重大判斷,在反復論證的基礎上提出:加快穆索諾伊二期銅鈷資源綜合回收利用建設項目,建設周期12個月,建成后年產銅金屬5萬噸、鈷金屬3000噸……

矛盾在于:此前的準備工作中,設計單位一直是按照2.5萬噸設計撰寫可研報告的。他們首先“發難”:

“將設計規模擴大一倍至5萬噸,這意味著設計工作直接跳過2.5萬噸設計、5萬噸的可研和初步設計3個階段,設計并非一蹴而就,中間需要解決很多問題。”北礦院設計主要負責人說。

想,都是問題;做,才是答案。

次日,穆索諾伊便迅速舉行動工儀式,鉚足了勁拉開項目建設大干、快干的帷幕。

但公司計劃的調整,依然讓一些人緩不過神來,設計推進進度緩慢。

4月的一天,回國休假的張興勛,接到時任穆索諾伊公司總經理闕朝陽的電話,要求他擇機到北京與北礦院討論技術細節。

盡管此時張興勛剛從春節的值守崗上下來回國與親人團聚,而且設計工作并非自己分管,但他清楚時間對項目而言意味著什么。

次日,張興勛便帶了兩名技術骨干北上。

“浸出采用焦亞硫酸鈉取代液體二氧化硫,電積廠房高度設計到16.5米,萃余液隔油槽設計操作平臺加高2.3米……”礦冶院冶金研究所副所長謝洪珍在回憶討論細節時說。

她表示,張興勛從總圖布置、設備、工藝、藥劑,甚至精確到廠房的高度等都與設計員們進行了討論,合理而又堅決地要求對方按照時間節點提交各類設計文書。

這場討論持續了數天,一坐就是一整天,餓了叫外賣,邊吃邊討論。憑借過硬的專業技術能力,張興勛頗有“舌戰群儒”的底氣。

“與十幾名設計員進行激烈‘舌戰’,爭論到關鍵環節時雙方都面紅耳赤,最終‘談判’勝利,促使北礦院同意抽調人員保障公司項目設計進度,避免了后續設計返工。”穆索諾伊濕法廠廠長康錦程回憶說。

創造非洲多項紀錄

工作朝著積極的方向推進,極大地鼓舞了穆索諾伊公司管理層的士氣。

2018年5月19日,張興勛在周工作會議上傳達公司決議,強調項目要按照闕朝陽總經理要求的在年底建成投產,2019年3月底出產品的目標。

“足足縮短3個月,怎么可能?”在場的設計院、供應商、物流商、協作商一時驚呼。

而此時,項目僅僅完成平基工程和大型主體設備招投標等前期工作。

376項設備、1616項材料、1630車、5萬多噸貨物……望著這串材料清單,物流部副經理鄭凱頭皮發麻。

要在12月底投料試產,這意味著所有物資要在10月份前到位,而物資基本從中國采購,面對非洲地區陸運能力不足、臺風季、途經的部分國家局勢不穩定、剛果(金)大選封關等諸多不確定因素,每個人都壓力重重。

2018年5月,項目由平基轉入建設,物流滯后的問題逐步暴露:

按往常,公司物資在中國采購后一般要海運2個月至南非,再陸運1個月至剛果(金),如受臺風等影響,耗時將更長。當地中資企業及西方企業對此習以為常,卻無能為力。

“物流速度決定項目成敗。”闕朝陽和經營班子意識到這是問題的關鍵。

他統籌由張卿分管,張興勛協助,緊盯設備選型、材料審核,招投標、集港裝船、清關辦理、貨到驗收等各個環節,專人逐一跟蹤和落實,甚至具體到物資跟蹤到船、到艙位、到每輛運輸車,做到每日更新匯總,務求精準把控。

曙光在一連串的“破紀錄”中升騰:

集港15天,裝船3天,一次包船發運3萬噸物資,創造最快集港、最優發運紀錄!

鳳凰松號貨輪在5天內裝貨發運完畢,創造非洲海運碼頭最快轉港裝貨的紀錄!

從贊比亞-剛果(金)邊境排隊到項目現場34個小時,創造最快清關入境紀錄!

由南非購買的樹脂,在8天內穿越3000公里,抵達項目現場,創造最快到場紀錄!

……

12月26日,穆索諾伊二期銅鈷回收項目投料試產,創中資在剛果(金)礦山建設紀錄!

至此,項目主體工程全部落成,望著拔地而起的嶄新廠房,張興勛感到陌生又熟悉。

陌生是因為對于這片原始的土地而言,這一切都是新的。

而在這一年中,他一頭扎進現場,按照“安全-質量-速度-成本”優先級控制思路,小到一個數據優化、大到施工管理,每一個環節他都想了一遍又一遍,這一切他又怎么能不熟悉呢?

那一刻,很多人雀躍了。有人說,張總,慶祝一下吧。

張興勛疲憊地搖頭一笑,他心里明白,離全面投產仍需攻城拔寨,還遠不到鳴金收兵的時候。

“真是一支鐵軍”

又一年雨季如約而來。

2019年1月,剛果(金)瓢潑大雨幾乎每天都來“打卡”,極大地影響了項目最關鍵工程萃取槽的施工。

此時,離計劃出銅時間不到兩個月,但中國春節也已不足月,施工隊一些中方員工早已歸心似箭。

有施工隊負責人找到張興勛討價還價:我不要獎金,我會盡量安排工人加班加點。

人非草木,張興勛深深地理解這群跟自己一樣,遠離故國的游子那份對故土的思念。

但離全面投產時間已經非常緊迫,而且原計劃工期已經因材料晚到、乙方施工人員不足等問題,項目進度已明顯滯后。

他咬咬牙、狠下心向施工方下了“死命令”。

“當時大部分人都覺得難以按計劃竣工,很多人認為既然完不成,干脆讓大家回去過年,但張總對計劃建成投產的目標和時間節點非常堅定。”康錦程說。

張興勛忽然發現,過去同吃同住同勞動、紅完臉還能一起講“段子”的施工隊長一夜之間變得“古怪”起來,有時,明明遠遠地看見他們迎面走來,一轉眼卻沒了人影。

“這是躲著咱呢。”張興勛心里一聲苦笑。

夜深了,望著窗外的大雨,不經意間劃過一道閃電,映出滿是雨水的世界,令張興勛再一次陷入深深的焦慮中:“如果雨再這么一直下著,那么全面投產日期將會被迫推遲。”

他決定抽調公司一線人員增援乙方施工。

次日,張興勛召開協調會,從各生產廠和生產保障部門抽調30多人,組成突擊隊,與濕法廠人員一道加班加點趕工期,現場最多的時候有500多名中方人員一同施工……

2019年2月4日,利用中午休息的時間,張興勛打開微信,與家人視頻,此時正是除夕之夜,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女兒的質問聲:“爸爸,你什么時候回來?”

他事先沒做好心理準備,搪塞了一句:“等你開學我就回來了。”匆匆掛完電話,一股酸澀涌上心頭。

是啊,一萬里路云和月,6個小時時差,忙起來的時候,通話都要靠運氣。

彼時,與張興勛堅守在一起的,還有300多名中方人員,拼命工作、勞動才能讓他們暫時忘卻鄉愁。

那段時間,張興勛每天堅持從上午7點工作到晚上10點。

“張總連續9個月奮戰在建設一線,并且連續兩年春節留守,是所有參建人員上班時間最長的。”康錦程說。

2個月過去了,萃取系統最終在3月23日順利完成。

躲著張興勛的施工隊長此時主動走了過來,豎起大拇指說:“真是一支鐵軍!”

投產前突遭變故

在所有人都輕裝準備好迎接最后榮光的時刻,戲劇性的一幕在投產的前夕發生。

2019年3月24日晚零點左右,科盧韋齊市發生大規模停電事故,原定全面投產的計劃,不得不被迫叫停。

“萬里長征就差最后一步,我心有不甘!”張興勛回憶起當時的心情時說。

在與省市政府和剛果(金)南方電網公司聯系后,穆索諾伊公司派出挖掘機、吊車等大型設備參與搶修。

火急火燎的張興勛深一腳、淺一腳趕到現場“督戰”,發現問題比想像中的嚴重,電力部門根本沒有充足的人力和物力按照允諾的10天時間完成搶修。

張興勛決定與南方電網公司進行再次溝通,連夜完成設計并征得電網公司技術人員同意后,以我方為主導施工,使原計劃耗時15天~20天的搶修工作,在10天內完成,提前一個星期恢復生產。

投產再一次進入倒計時,可張興勛卻患了瘧疾,但他悄悄“隱瞞”了此事,“偷偷”地把醫生請到宿舍打針開藥,堅持在一線盯指標……

2019年4月15日,穆索諾伊第一塊陰極銅板緩緩下線,銅板尺寸規正、表面锃亮、質量合格,銅鈷回收項目的各項指標均優于剛果(金)其他運行多年的銅鈷濕法冶煉廠。

首批330噸陰極銅陸續出槽,標志著公司5萬噸產能二期濕法生產系統全部打通,正式邁入年產10萬噸級大型銅礦行列。

消息通過視頻連線飛回中國總部,陳景河董事長、藍福生總裁向駐剛全體職工表示祝賀:穆索諾伊公司在非洲大陸書寫了一次又一次奇跡,跑出了“紫金速度”,彰顯了“紫金技術”,弘揚了“紫金文化”,為集團國際化運營、政府和社區及員工協調發展作出了表率……

歷經了雨水里沖、汗水里浸、苦水里泡,此時,已是穆索諾伊公司總經理的張興勛承擔了新使命。

他計劃進行K礦低品位礦石堆浸試驗,把紫金礦業的低品位堆浸技術運用到科盧韋齊項目,提高資源利用率,延長礦山服務年限。

新的長征剛剛開始,他的故事還在繼續……□

責任編輯:陳鑫

如需了解更多信息,請登錄中國有色網:www.vjouxw.icu了解更多信息。

中國有色網聲明:本網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。
凡注明文章來源為“中國有色金屬報”或 “中國有色網”的文章,均為中國有色網原創或者是合作機構授權同意發布的文章。
如需轉載,轉載方必須與中國有色網( 郵件:[email protected] 或 電話:010-63971479)聯系,簽署授權協議,取得轉載授權;
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“XXX(非中國有色網或非中國有色金屬報)”的文章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構成投資建議,僅供讀者參考。
若據本文章操作,所有后果讀者自負,中國有色網概不負任何責任。

彩票极速赛车规律破解